您好,欢迎来到上海仝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1-59143199
地址: 上海市鹤旋路500弄67号
​首次路测事故一个月后,全球自动驾驶企业的
作者:上海仝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18-04-19

首次路测事故一个月后,全球自动驾驶企业的众生相

2018 年刚刚过了几个月,自动驾驶领域就出现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在原本的计划中,美国加州将在 4 月份开放完全自动驾驶路测申请,中国的自动驾驶路测管理规范也将在五月开始施行。可 3 月 18 日,Uber 在亚利桑那州发生的首桩自动驾驶路测事故致死事件,可能自动驾驶原本光明的未来染上了一丝阴霾。

很多时候,让一项技术突然按下暂停键甚至在几十年间都停滞不前,只需要展现一次技术的阴暗面。就像在日本核电站事故之后,美国直接停止了 30 座在建核电站计划。让核电能源的发展前景折损大半。

而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刚刚迈入正轨的自动驾驶产业中时,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局中的玩家们会如何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危机,更是值得玩味。

今天距离“首桩事故”刚好过去一个月,我们通过对自动驾驶玩家近阶段动向进行整理,得出了一副“自动驾驶众生相”,在这里分享给读者们,一同思考技术的阴暗面究竟会如何影响自动驾驶的发展。

挫败者

受到这场事故直接影响的,自然就是始作俑者Uber。

在事故之后不仅仅Uber的自动驾驶技术遭到质疑,过去很多“黑历史”也被翻了出来,比如当时自动驾驶团队中的重要员工、陷入Waymo商业机密窃取的莱万多斯基被扒出有着非常激进的想法,声称比汽车硬件更重要的是尽快让更多的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测试。事故发生后这些言论又成了Uber在技术方面冒进的佐证。

首次路测事故一个月后,全球自动驾驶企业的众生相

事故发生后,莱万多斯基被辞退,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也完全陷入了停滞状态。有类似命运的还有特斯拉,事故发生后,公众提高了对自动驾驶事故的敏感度,特斯拉此前几起事故又被重新提起(虽然一些事故只是L2 级别的自动驾驶)。而不巧的是, 3 月份还发生了一起使用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的车辆致命事故。并且,负责调查事情真相的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居然将特斯拉排除在了调查方之外。官司缠身的特斯拉深陷泥淖,还要承受外界对其技术的质疑,堪称是Uber自动驾驶事故的最佳垫背者。

在这种众多选手齐头并进的时期,挫败者们如果耽误路测进程唯一的结果就是实地数据累积、技术调试落后,最终落实外界对自身技术的质疑。

涉水者

所谓涉水者,最典型的就是Waymo了。Waymo作为美国自动驾驶的头号选手, 其采取的算法-硬件整体能力输出方案其实并没有为自己在市场普及上提供更多推助力。相反Waymo最大的优势其实是从谷歌时期就累积下来的路测数据,如今事故发生,不排除美国在舆论下整体缩紧自动驾驶的路测机会。

Waymo如今是一只脚踏入水中,另一只脚踏在岸上,自己的选择、潮水的涨落甚至路人的推挤,都会决定Waymo能否体面的走过这段路。

首次路测事故一个月后,全球自动驾驶企业的众生相

当然Waymo作为一位极有远见的自动驾驶早期投入者,绝不会因美国国内舆论政策发生一时的波动而耽误这项面向全球的事业。Waymo当下的选择也非常巧妙,最近Waymo公布了和本田在物流配送车上的合作,双方的合作其实搁浅已久,如今又被拾起,多少有些Waymo“避风头”的意思:暂时避开和个人用户以及行人交互较多的民用自动驾驶路测,加重在更可控、与人交互更少的商用场景布局,从而避开民用自动驾驶路测紧绷的神经。

盘布者

以上是美国自动驾驶企业的两种典型处境,但在中国一切要顺利的多。

中国自动驾驶路测虽然起步稍晚,但也因此可以看到很多前车之鉴。就像这次,当美国自动驾驶因事故陷入舆论漩涡时,中国并没有减缓开启路测的速度。

在中国自动驾驶企业中,入局最早的百度Apollo是典型的盘布者,制定开放策略后,Apollo的未来发展策略其实要比Waymo更加清晰——中国拥有如此多的汽车保有量和复杂繁多的汽车品牌,只要抓住他们对自动驾驶的急迫需求,就站住了一半的脚跟。

上海仝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市鹤旋路500弄67号

竞价托管